车辆网,法律法规,奖励,股份有限公司,非主流

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陈东,醉酒乘客被放置路边遭碾压重伤,司机行为法院会如何认定?


时间:

陈东等四人凌晨乘坐由司机马诚驾驶的出租车至某路口,除陈东以外的三人均下车离开。此时陈东由于醉酒未醒处于昏睡状态,马诚将陈东拖抱出车并将其置于某机动车道靠近非机动车道的分割线处,嗣后驾车离去。后祁阳驾车至此,发现陈东的同伴为救助陈东正拦停其他车辆,祁阳便借道驶离,但并未注意观察路面状况,遂将陈东碾压致伤。经鉴定陈东构成重伤二级。其后马诚主动投案,并缴纳部分赔偿费用。对此,法院会如何判决?你怎么看?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对该起过失致人重伤罪案件作出判决,判处马诚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法院审理后认为,马诚过失致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但考虑到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至于陈东的重伤由多个因素造成,与马诚的行为有无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法院认为,刑事司法活动中判断行为与结果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是基于自然因果关系存在前提下的价值判断,是基于客观状态下对行为是否应受刑事惩罚的主观评价。

就本案而言,马诚作为一名职业的出租车驾驶员,应当清晰明确的知道深夜将人置于车辆往来较多的道路上是具有相当危险性的,而其却将深度醉酒没有自控意识的陈东置于机非隔离带处,其行为造成了被害人受其他行驶车辆碾压致伤的危险。而后陈东确实被途经此处的车辆所碾压致重伤,进而导致了马诚行为造成的危险现实化。因而,此行为既无视法律规范更不顾职业道德,制造了法所不容的危险,而最后危险也实现了。是故,马诚的行为与陈东重伤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综上,法院做出了如上判决。

(文中姓名为化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五条 过失伤害他人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

第七十三条……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案情简介:

陈东等四人凌晨乘坐由司机马诚驾驶的出租车至某路口,除陈东以外的三人均下车离开。此时陈东由于醉酒未醒处于昏睡状态,马诚将陈东拖抱出车并将其置于某机动车道靠近非机动车道的分割线处,嗣后驾车离去。后祁阳驾车至此,发现陈东的同伴为救助陈东正拦停其他车辆,祁阳便借道驶离,但并未注意观察路面状况,遂将陈东碾压致伤。经鉴定陈东构成重伤二级。其后马诚主动投案,并缴纳部分赔偿费用。对此,法院会如何判决?你怎么看?

律师解析:

一、司机马诚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马诚作为一名职业出租司机,应该认识到在深夜将自己所载的乘客陈东扔在路边的行为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却放任这种后果的发生,最终导致陈东被另一名司机祁阳碾压成重伤,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五条:“过失伤害他人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鉴于马诚事发后主动投案自首,依据法律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这儿马诚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马诚的行为与祁阳碾压陈东导致其重伤的结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有因果关系则构成犯罪,否则就不构成。马诚将自己所载的醉酒的乘客陈东扔在马路傍边,是导致祁阳将陈东碾成重伤的原因之一,二者存在因果关系。二是马诚的将醉酒的乘客扔在路边的行为是否有过错,有过错则承担刑事责任,否则就不承担刑事责任。马诚作为一名职业出租司机,有义务将陈东安全送达到家或者送达到其他安全的地点,除非一开始就不接受陈东的乘车邀约。马诚的载客行为与陈东的乘车行为之间已经构成民事上的运输合同关系,安全送达乘客是司机的义务,因此马诚的轻率弃人行为导致乘客重伤结果已经涉嫌犯罪。

二、司机祁阳的行为涉嫌构成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罪是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行为。该罪行为人主观上必须为过失,如果是故意造成他人重伤或死亡的应该定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从本案看,祁阳驾车至此,发现陈东的同伴为救助陈东正拦停其他车辆,祁阳便借道驶离,但并未注意观察路面状况,遂将陈东碾压致成重伤。祁阳主观上属于过失,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但应判处缓刑或者免于刑事处罚。

三、关于该案的民事赔偿。导致陈东重伤二级的结果,马诚与祁阳均应负责,但二人的责任承担比例不应是一样的。个人认为马诚在本案中的责任承担比例应大于祁阳,毕竟没有马诚的在先行为就不可能造成陈东的致伤结果,而且马诚在导致陈东受伤的结果中有放任的故意,性质较为严重,因此应承担70%左右赔偿责任;祁阳在导致陈东致伤结果中虽有过失,但尚属于轻微过失,责任承担比例不应太重,否则有违公平原则,承担30%左右赔偿责任比较合适。

    相关阅读

    • 2018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 陈东 中国石油
    • 老中国老板陈东资
    • 中国好声音陈东
    • 中国好声音2018第一期
    • 中国好声音2018总决赛